Lease this WebApp and get rid of the ads.
沈尹默
怎样练习用毛笔写字
Mon Mar 21, 2011 05:07
64.140.239.90

怎样练习用毛笔写字——沈尹默



(一)执笔
  学执毛笔,第一步,必须彻底明了指实,掌虚,掌竖,腕平,腕与肘同时并起的做法和道理,字首先希望写得灵活迅速,既便于实用,也容易达到美观的境界。指实就是说指头尖端着笔管处要实在,即是要紧些,但不宜过紧。掌虚就是说掌心及大指食指之间(俗称虎口)必须空虚着,空虚了,使用笔时,才能灵活。掌能竖起来,腕才能比较平些,腕一平,肘自然而然地会比腕略高一些悬起来,这样整个手臂就能不能不吃力地悬着,运用起来,十分灵活方便,自然往来,一无障碍,要提便提,要按便按,这管笔就会听我手指的指挥,前后左右,无施不可。这样写出来的字,才能象生龙活虎一样,骨力气势,兼而有之,前代书家遗留下来的笔迹,就是明证。
  以上所说的几句话,虽是极其简单,但要练到心手相应,却非经过较长时间的勤修苦练,不怕困难,才能闯过这一关,若果不肯坚持下去,半途而废,那就毫无希望了。我现在告诉大家,不妨且分两段去做功夫。第一段,先练习提起全臂(照上面所所的办法拿着笔),离开案面少许去写字,由发抖到稳定,至少要三、五个月,甚至要半年以上。能稳定了,然后进一步去练习腕的运动,以至感觉到肩头能够松开,使整个手臂运动,更加便利,这是写字的基本功夫锻炼。想写好字,就必得如此做。至于捉笔管高些,或者低些,是可以随个人的方便,不必拘泥。

(二)临写
  书当从临学写作起,就是说,取古人有名碑帖,先仔仔细细地一点一画都不放过,看它几遍,然后拿起笔来,认真地照着它一笔一画的样子去写,且必须把它的样子印记在脑里,常常体会它的趣味,久而久之,就会出现在手底纸上,不但逐渐会和它的形貌接近,而且神理也接近,这是练习临写过程中眼、手、脑三者都用到了家,才能获得的成效。看碑帖最好是购取有名人的墨迹印本,初学以习中楷入手为宜,凡是下笔和收笔处,必须留意详玩,不可放过一丝一毫,要这样用功,才能得到他们的用笔方法,就是说,才能看清楚他们的笔势往来,得到一点一画的写法,久而久之,也就能够随宜应变,使每个字的结构,出乎意料的美观。例如颜真卿《自书告身》,赵孟頫的《三门记》等,他们的用笔方法,极其显明易见,下笔收笔处,极须详查,其转折处,无不换笔,每当换笔,必须将笔微微提起,再行放下,要这样做,点画才能圆,每个字使人看了才有立体感,不是平板地躺在纸上,一无生气,而是气派相连,不但字字活,而且行行活。前人说王献之一笔书就是指出这种妙境。我说的虽是个人体会所得,但是人人都可以学而致之,并且不是我的创获,历代名人自道经验,都大体相同,我不过是把它简括浅显地复述一番罢了。

(三)毛笔的使用和维护
  无论是紫、狼、羊毫,新使用时,必须用清水将笔头浸洗,把它通通发开,然后入墨使用。但要记住,紫、狼毫不可用热水浸,羊毫冷热水都可用。每次写字完毕,即用清水将墨汁洗净,再用软纸把水揩尽,笔头接管根部,更要揩干,免它被水浸坏。等它稍干,便把笔头打散,这样笔锋就容易保持,不受损伤。初学写字的人,用短锋羊毫,较为相宜,既耐用,又价廉,顶好一此购取两枝,替换着使用,看去似乎多花了一份钱,但就我个人经验觉得反而合算些,你们不妨试试看。
  “把笔无定法,要使虚而宽”,这两句话是苏东坡说的。自来写字的人把笔本是多种多样的,据前人所说王右军七代孙智永传给虞世南等人的执笔法,就是相传的五字执笔法,是用五指着管的,但实际说来是四指着管,第五个小指是衬托在第四指下面。这种执法,包在笔管外面的有第二指(食指)和第三指(中指),所以有人又叫它作双钩。还有一种是三指着管,就是大、食、中三个指,这样执法,包在管外面的,只有第二指(食指)因之,人们把它叫作单钩。一般人大抵都用双钩执法,这样颇便利,高捉低捉都可。至于单钩执法,古今闻名的书家,据现今所知,只有东坡一人,黄山谷记载如此,是可信的。单钩执法,却不便于高捉管,在当时就有人讥评东坡不能双钩悬腕,其实东坡仍是提着腕写字,不过腕离案面稍近一些,只要把他遗留下来的墨迹,仔细看一看,就可以证明。执笔既可以双钩,又可单钩;既可高捉,又可低捉,的确是无定法的。但看他第二句要使虚而宽,这可是有定的,必须要虚而宽。历来书法家都主张这样,我举一二例谈谈,唐朝的欧阳询说过执笔要虚拳直腕,指实掌虚。李世民的笔诀有这样一段话:“大抵腕竖则锋正,锋正则四面势全,次实指,指实则筋力匀平;次虚掌,掌虚则运用便易。” 韩方明授笔要说,亦言平腕双苞虚掌实指妙无加也。宋朝的米芾也说过这几句话:“学书贵弄翰,谓把笔轻,自然手心虚,振迅天真,出于意外,所以古人各各不同,若一一相似,则奴书也。”李世民是接受虞世南笔法传授的,米芾是最精通书法的书家,他们的话极其可靠,都主张虚掌,其于作字便易,不言而喻。因此得到一个比较正确的结论,就是在掌虚的原则下,任凭你采取那样一种把笔法,都是可以的。

Click here to receive daily upd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