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ase this WebApp and get rid of the ads.
刀锋
《金融殖民》——前苏联被洗劫 70年财富灰飞烟灭
Wed Jul 13, 2011 14:35
71.174.55.247

  本章导读

  在看似光鲜且迷离的金融世界中,长久以来存在着不为大众所知的一些事实,在这些被人们遗忘的历史角落里,隐藏着极其强大的力量,在金融黑幕后的博弈才真正决定我们现实世界中金融的运行。在这个世界上曾经无比强大的苏联就灭亡在金融黑幕中,而剩下的只有在寒风中哭泣的人民。对政府监管的过激反感加上对自由市场近乎“崇拜”的迷信,造成了苏联领导人在没有金融安全审查准备的条件下过于自由、随意性很强地放弃了中央政府的统一管理,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贸然打开了金融开放的大门。自由市场和民意选举本来被看做苏联走向繁荣的基石,但是真实的世界却与人们的预想千差万别。

  1991年12月25日,苏联正式解体,飘扬在莫斯科的苏联国旗缓缓降下,似乎预示着即将发生的金融动荡。苏联解体后,俄罗斯仍采用卢布作为本位货币,而前苏联的其他加盟国家则纷纷采用了自己新的货币。通货膨胀迅猛袭来,卢布从最高时候的1卢布兑2美元下跌到了1 400卢布兑1美元。

  价值28万亿的前苏联资产被美国人用区区几亿美元就全部买下了,不可思议。而成就这一光辉伟业的就是美国的杰出英雄—万塔。或许你从来没有听说过里欧·万塔(Leo Wanta)这个名字,西方最自由的主流媒体集体对此保持沉默,并刻意地去遗忘。这是一起国际金融惊天大案,谁才是价值28万亿美元巨额财富真正的主人?从1992年到现在按本息计算的话,这笔财富的价值已经高达70万亿美元,相当于中国GDP的20倍。前苏联经济没有资不抵债,人民的财富也不曾蒸发,只是发生了转移,那就是落入万塔手中的28万亿美元。

  金融黑幕已经拉开,各种力量在金融黑幕的掩护下,开始劫掠那些没有防备的善良百姓所积累的财富。这种变相的劫掠所展现出的巨大破坏力,丝毫不亚于苏联整个卫国战争的损失程度,所不同的是,卫国战争的巨大代价换来的是世界超级大国的地位,而金融不设防的惨败教训,导致了国家解体和经济长期衰败。战争对苏联的破坏仅仅持续了4年,而金融崩溃所造成的社会经济灾难已经接近16年。

  苏联卢布的骗局

  苏联卢布是世界上最有影响的货币之一,自沙皇俄国到前苏联到现在的俄罗斯,其影响力随着其国际地位的变化几经沉浮。最早的卢布是以黄金作为兑换基础的,1800年,沙皇俄国立法规定了卢布与黄金的正式比价关系。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卢布的黄金含量不断损失,到1897年,卢布纸币对黄金的兑换比率已经下跌到1∶0.77克。俄国十月革命后,苏联又经历了两次比较大的货币改革。第一次发生在1922年,改革的效果并非十分成功,主要是以俄国贵族地主财产充公为特点。苏联第二次大的货币改革发生在1961年,以苏联政府的黄金储备为担保,规定法定的卢布与黄金的兑换比率为1∶0.98克。在外汇市场方面,苏联采取了固定汇率制度,兑换主要国际货币美元的汇率比价被定为1卢布兑1.1美元。苏联以强大的军事力量为后盾,快速发展的经济为基础,在中央政府统一管理下,外汇市场基本保持稳定,自1961年到1989年的近30年间,确定固定汇率制度以及卢布兑美元的汇率比价基本保持稳定。

  但是,当历史的车轮滚动到1989年的时候,卢布发生了本质的改变。就是在这一年,苏联对外宣布进行汇率体制改革,从原来的固定汇率制转变为实行双重汇率制。苏联卢布发生了30年来的首次大幅波动。实施汇率体制改革后的1990年11月1日,外汇市场上的美元兑卢布比价从原来的1∶0.6跳升到了1∶1.8。1991年12月25日苏联解体后,卢布的使命在俄罗斯联邦得以延续,但是其地位已经摇摇欲坠,大不如前了。再次发生动荡是不可避免的。果然,1993年俄罗斯政府进行了历史上最大的一次卢布改革,以新版的卢布代替旧版的卢布,1961年开始发行的旧卢布彻底退出了历史舞台。

  请记住,任何货币制度改革都是一场不公平的财富重新分配,从前苏联固定汇率制度下坚挺的卢布,到俄罗斯货币改革后大幅贬值,从1卢布兑换2美元到1 400卢布兑换1美元,究竟发生了什么呢?从1卢布兑换2美元到1 400卢布兑换1美元,这样巨幅的贬值是怎样发生的?惊人的现实背后,是一个至今没人被世人所了解的故事。金融不设防的莫斯科,在毫无准备和监管的情况下开始金融自由化,就是这一举措给苏联带来了深重的灾难。

  自由市场经济—这是一个听起来多么动人的“词汇”。被奉为西方经典的市场经济改革开始实施,毫无计划和标准的国有企业私有化开始逐渐推广。在看似公平的条件下,苏联原有的国有企业被平分给了每个人,根据相关资料显示,当时每个苏联公民大概分到了10万~15万卢布左右的国有资产,当然是以国有企业股份制改造和证券化的形式。10万~15万卢布在当时的条件下是一大笔财富,约合4万美元左右。但是,当苏联人民集体狂欢的时候,他们却忘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他们拿到的只是账面的证券化的财富,而且更可怕的是,这些证券都是以卢布—苏联卢布计价的,看吧,一场财富的公开掠夺由此开始。

  在进行国有企业和汇率改革的同时,苏联开始了无序的金融开放。各国际著名的投资银行、商业银行、保险机构开始蜂拥而入,其营业网点和机构在苏联及苏联解体后的俄罗斯各地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并遍地开花。现代经营管理、私人银行服务、国际标准结算、香浓的咖啡、高档的营业场所再加上“迷人”的微笑,一切看起来是那样美好。

  各个外资银行通过在发达国家市场磨炼出来的一整套的营销手段,高息揽存和收买拉拢苏联企业的卢布储蓄。永远需要排队的苏联国有银行被抛弃了,苏联人民的存款发生了大转移。苏联解体后,变本加厉的金融投资者又通过其他工程从俄罗斯各金融机构大肆借贷卢布,并支付高额的利息。难道世界上真的存在“免费的午餐”吗?

  当俄罗斯人民、企业、金融机构甚至俄罗斯中央银行都短暂地享受了“免费的午餐”和香浓的咖啡,并呼吸了自由市场的新鲜空气后,一场真正的金融掠杀也在不知不觉中开始收网了。当为大肆做空卢布而借贷来的俄罗斯储户和国有银行的卢布到位后,卢布的悲惨命运便开始了。大规模唱衰卢布和前苏联国有企业的“研究报告”开始充斥国际金融界—“前苏联国有企业根本没有自生能力”,“前苏联国有企业债券被严重高估”,“卢布需要重新定价”,“卢布应该采取更加自由的市场化浮动”。

  一面是国际金融机构精准的研究报告和国际金融媒体铺天盖地的负面报道,一面是不断快速下跌的前苏联国有企业证券价格。前苏联人民惊呼“怎么了”,但是已无力回天,只能加入卖出的大军当中,不停地“卖出、卖出、卖出”,而市场则“暴跌、暴跌再暴跌”。就这样,微笑的外资和金融投资者用借来的别人的钱(前苏联人民、企业和金融机构的钱)收购了前苏联的国有企业。

  用借来的钱买下了前苏联国有企业后,外资银行和国际金融投资者面临着一个难题:借贷而来的巨额的卢布本金和利息如何支付?且不用说天文数字般的本金,即使是利息的支付也成为难题。如果不在一段时间内迫使卢布“贬值”的话,外资银行和国际金融投资者将血本无归,除了破产别无选择。就在此时,国际金融历史上最不可思议的金融事件发生了:在俄罗斯的美国汇率大夫(金融专家)的建议下,俄罗斯政府采取了通过放开卢布,并使卢布和美元自由浮动的管理措施来应对卢布黑市交易。

  俄罗斯央行正常的金融稳定管理让位于国际著名金融专家的建议,国家的金融管理主权让位于所谓“公正的对立媒体”的监督,高调提倡政治民主和反对集权掩盖了金融超速自由化的危险。试问,这样人造的危机能不出现吗?

  个体的理性选择注定成为集体的决策谬误。在前苏联改革金融自由化超速开放后,前苏联人民排队抢购的现象再次出现。只不过这次大家抢购的不是什么商品,而是美元,他们拼命地把手中的卢布换成美元。

  抢购美元在当时已经成为了一种必然选择。由于短期外资银行的大量借贷,解体之后的苏联通货膨胀已经相当普遍。短期经济增长过分依靠投资更是火上浇油。另外,当市场快速开放后,短期的消费品供给不足也促使物价飞涨。前苏联人民在改革中得到的纸面财富急于变现也助长了通货膨胀的速度。

  例如某位前苏联工人得到了100卢布的等值证券,即使这100卢布的证券只能获得相当于50卢布的纸币,他也会急于变现,这样市场上的货币一时间巨量增加。存在银行的存款已经不再安全了,一旦通货膨胀加剧,人们会把原来的存款取出换成实物以保值,这种循环使俄罗斯的通货膨胀如脱缰的野马一样失去了控制。不合理的短期快速改革和货币信贷的不加管控,在金融超速自由化的过程中短期内集中爆发出来,这种破坏力是十分惊人的。

  身处恶性通货膨胀的巨大旋涡中,理性的个体都会寻找保值的途径。这时,适时地开放卢布兑换美元无疑使人们看到了一丝希望。美元一时间成为俄罗斯市场上最抢手的时髦产品。这是一种群体性癫狂,让人可惜可叹的癫狂。大街上,尤其是外资银行的门口,排满了拿着卢布兑换美元的焦急的人们。不需要排队的私人银行转瞬间变成了拥挤的人群的海洋。免费的香浓咖啡没有了,微笑的贵宾服务也变成了嘲笑的指令。前苏联人民已经从存款的贵宾变成了祈求兑换美元的乞丐。

  在市场羊群效应和不断蔓延的恐慌情绪下,对卢布走势的悲观看法被无限放大,部分国际金融投资者希望看到的卢布大幅贬值的情况很快就到来了。外汇市场上卢布的走势只能用“悲壮”两个字来形容。卢布最高的时候曾1卢布兑换2美元,而其下跌速度之快,令人瞠目结舌。卢布的短期走势再次引发了人们的恐慌,反过来又促使卢布进一步下跌。最后,卢布外汇市场崩盘了,很快卢布兑换美元下跌到了100卢布兑换1美元。有些人开始微笑了,不,应该是大笑了,那些巨额卢布债务缠身的人瞬间得到了解脱。给你卢布,我有很多,提前结清欠你的卢布债务。媒体已经被国际金融专家掌控了,这更加剧了对卢布恐慌情况的散播。虽然情势已经极其恶劣,但是那些手上持有卢布的无辜的前苏联人民不得不痛哭流涕地抛出卢布,兑换回美元,努力地寻找卢布货币一点残留的价值。

  卢布的外汇市场被彻底击溃了,狡猾的套利者低价购入了前苏联的国有资产,又逃脱掉了巨额的卢布债务。毫不夸张地说,这种贬值在整个国际金融史上都是罕见的。以卢布当时的最高汇率比价计算,最后卢布的实际贬值程度达到了112 000倍—这是一个天文数字,由此可以看出国际金融劫掠者是如何巧取豪夺。超速的金融自由化和外汇市场的开放,最终的结果只是把前苏联人民70年辛辛苦苦积累的国家财富拱手让人,坐视自己的国际金融主权丧失殆尽。

  卢布贬值的速度在此值得一提,因为在历史上除非是战争时期,还没有出现过如此快速的主权国家的货币汇率波动,1945年中国战时发生的通货膨胀速度与之相比都相形见绌。此时,那些原来西装革履、微笑服务的著名金融机构心满意足了。要记住,世界上永远没有免费的午餐,微笑的私人服务和免费的香浓咖啡是有代价的。

  在卢布汇率市场崩溃后,原来设下金融骗局的国际资本劫掠者仅仅用少得可怜的美元就结清了原来的巨额卢布债务,并且低价买入了前苏联的国有资产。对他们来说,不仅仅是赚了,而且是大赚,是疯狂的掠夺。就是这样,美国仅仅动用了几亿美元就把前苏联人民积攒70年的财富—价值28万亿美元的财富赚到了手。在这一近代史上最大的金融黑幕中,不得不说到的人就是万塔—操纵苏联汇率的美国的“伟大英雄”。

  70年积累的财富到哪里去了?

  这就是近代金融史上至今仍不为人知的苏联卢布“世纪骗局”,西方媒体对此一直保持刻意遗忘和罕见的新闻不透明,而万塔则已经被人为遗弃了20年,这位金融界的不世奇才和事实上的世界首富也难以重见天日。

  万塔主导下的颠覆前苏联金融外汇市场的行动,也是近代金融史上最大的公案—“世纪卢布骗局”。

  故事的开始要回到20世纪80年代,当时苏联国内发生的一系列政治事件已经引起了国际金融资本集团的关注。政治变革背后巨大的经济利益引起了万塔强烈的兴趣,一场对苏联卢布的大劫杀开始被提上日程,总部位于美国威斯康星州的新共和金融集团(New Republic Financial Group)应运而生。为了保持行动的隐秘性和不被外界所关注,新共和金融集团的注册资本少得可怜,只有1.7万美元,表面看起来就像是一个骗人的皮包公司。但是,在国际金融资本集团和美国海外秘密账户的不断注资下,万塔所掌控的资金数额被亿万倍地扩大。

  进入1990年后,苏联的经济和金融外汇市场已经是风雨飘摇,一场大的危机可能会随时爆发。在苏联金融大厦即将崩塌的前夕,万塔在美国金融专家和苏联内部崇拜者的帮助下,在黑市以高出黑市价格几倍的比价卖出了借贷而来的1 400亿卢布,当时的比价高达28卢布兑换1美元,这是一笔利润高得令人咋舌的交易,因为后来这1 400亿卢布贬值后一钱不值,相当于空手套白狼赚取了50亿美元的利润。一笔交易50亿美元的利润,这在国际金融交易史上也不能不说是一个传奇。万塔的传奇交易还没有结束,他用这凭空赚取的50亿美元,再加上黑市的高利率杠杆(高杠杆的倍数大约在100~500倍,也就是说万塔的50亿美元被放大到5 000亿~25 000亿美元),在伦敦黄金交易市场和美国纽约交易期货市场上开始肆无忌惮做空黄金。开始时,黄金的多头还在不断坚持,但是在万塔的巨量资金卖盘的打压下,黄金多头彻底崩盘了,万塔累计做空黄金高达2 000吨。

  进入1991年,苏联上空已经是黑云压顶,金融市场上更是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万塔大肆做空黄金,使依靠黄金出口得以短期延续的苏联经济雪上加霜。国际市场黄金价格的暴跌终于锯断了苏联金融大厦的最后一根支柱,为把苏联卢布送进坟墓钉上了最后一根钉子,苏联金融大厦很快就轰然倒塌了。

  在苏联发生巨变的前前后后,国际金融劫掠者在美国金融专家的帮助和苏联迷信西方专家建议的错误舆论导向下,疯狂洗劫了毫无防备的苏联的国家资产和财富。这让人不可思议。俄罗斯总统叶利钦的总统令需要由称为“白宫秘密武器”的美国经济学家杰弗里·萨克斯修改,俄罗斯全国杜马的法律条文和政府行政法规规定需由美国法律专家乔纳森·海亲自制定,被称为哈佛大学“双萨”之一的另外一位(前一位就是被称为“白宫秘密武器”的美国经济学家杰弗里·萨克斯)美国财政部的劳伦斯·萨默斯,直接指导俄罗斯财政部部长应该如何制定俄罗斯的财政金融政策。俄罗斯已经病入膏肓了,经济体本身已经虚弱不堪,那么在一群美国经济专家、金融精英和政策顾问等“神医”的悉心照料下,能有机会康复吗?

  俄罗斯的冬天是异常寒冷的,西伯利亚的寒风不停地呼号。1991年冬天的俄罗斯经济已经接近瘫痪,从国家到人民都变得极度贫穷,甚至被西方授予“和平奖”的戈尔巴乔夫参加1991年11月马德里的西亚和平讨论会时都不得不提前离开,因为俄罗斯国家和平代表团已经没有足够的钱支付会议期间宾馆的房费了。国际金融资本人为发动的恶性通货膨胀像呼啸飓风,卷走了前苏联民众剩下的能够抵御经济严寒的财富。在恶性通货膨胀飓风过后,乞讨的人不断增加,前苏联人民颠沛流离、无家可归,毕生积蓄顷刻毁于一旦,社会各阶层人士—从令人尊敬的大学教授、救死扶伤的医生到保卫国土的军官,纷纷在严寒的街头低价兜售家中还可以变卖的商品,其情景十分令人心酸。苏联曾经是多么强大、多么荣耀、多么令人景仰啊!

  前苏联人民积累了70年的巨额国家财富到哪里去了?苏联经济是“资不抵债”了,还是被各种势力在金融黑幕下劫掠一空了?答案无疑是后者,汇率的巨幅波动使前苏联积累的财富消耗殆尽,而收获这些财富的则是那些“亲善”的、在巨大金融黑幕掩护下的劫掠者,并且也成就了一位真正的世界首富。

  万塔:被监禁的世界首富

  时光飞逝,转眼到了2006年,国际金融界在度过了短短几年的平稳期后,又一次出现了大幅波动。在2006年5~6月,全球股票市场暴跌,黄金和白银市场一起狂泻不止,一时间各种言论甚嚣尘上。其实在这一切的背后,一笔4.5万亿美元的资金从瑞士的秘密账户汇到了美国,各主要银行为了这笔巨款的清算而纷纷卖出流动性资产,国际金融市场因此应声而跌。究竟谁拥有如此巨额财富的支配权?不是说世界首富比尔·盖茨或者巴菲特的财富只有500亿美元吗?单笔4.5万亿美元已经是盖茨和巴菲特财富的90倍了。拥有27.5万亿美元财富的是万塔,其身家比世界首富比尔·盖茨还要多500多倍。

  究竟谁才是真正的世界首富?比尔·盖茨,还是股神巴菲特,或者是国际金融媒体炒作新经济、新能源的其他什么人,抑或是罗斯柴尔德家族?如果你真的相信了,那说明你还没有了解事情的真相。在《福布斯》富豪榜上,你根本就找不到在金融黑幕的掩护下真正统治世界的金融资本家的名字。西方媒体早已成为这些人的耳目,万塔就是当中的一位传奇人物。万塔的真实身份是金融投机交易专家,曾在美国财政部、中央情报局、联邦调查局工作的高级官员。是他弄垮了苏联金融,同时也成就了自己的财富。

  但是,世界没有永远的赢家,任何事情都有双面性,万塔的好运交易和财富也使他成了众矢之的。1993年下半年,在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威廉·塞辛斯的授意和劝说下,万塔前往瑞士,目的是要对付国际金融界的另一名危险人物—著名的马克·里奇。马克·里奇也是国际金融市场上的一代枭雄,曾经与万塔合伙在国际黄金市场上所向披靡,也曾经与铁哥们儿、国际金融大鳄索罗斯联手在欧洲金融市场掀起腥风血雨,更是以色列秘密资金的渠道提供人和情报部门摩萨德的武器供应商。马克·里奇自知不是万塔等国际金融资本的对手,所以在摩萨德的帮助下,马克·里奇及其资金撤离瑞士。

  万塔的资金由于受到了美国各方力量的关注,通过万塔的海外资金支持美国国内的政治活动成为了重中之重。在瑞士,万塔与白宫法律顾问文森·弗斯特会面,经过秘密商议,万塔同意将总额度高达2.5亿美元的巨额资金从万塔的账户上划给一个名叫儿童防卫基金的秘密户头,这个基金的控制人正是美国前第一夫人希拉里。这些资金将被用于各种竞选的经费,而事成之后,万塔将获得来自美国政府各种金融部门的全力帮助以及暗中洗钱的秘密合法渠道。文森·弗斯特代表美国党派的相关人员签署了资金协议,获得资金后兴高采烈地登上了飞回华盛顿的飞机。

  刚刚与文森·弗斯特举杯庆贺双方合作成功的万塔怎么也没有想到,他已经落入了别人为他准备好的圈套。签订协议并划款成功后,万塔的公寓突然被瑞士警察包围了,他被逮捕了。

  当时为了掩护自己的身份,万塔的护照上显示的身份是索马里派驻瑞士的大使,负责海外资金事务。身为外交官本来应该具有外交豁免权,但是瑞士警方却不允许任何探视和相关的律师来访,实际上对万塔进行了非法的拘留、关押和绑架。刚刚回到华盛顿的文森·弗斯特还来不及庆功,就开始四处奔走营救万塔。天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弗斯特确实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到底哪里出错了,但是他已经没有这个机会了。1993年7月20日,堂堂的白宫法律顾问文森·弗斯特被发现在美国中央情报局附近的一处公园中身亡。该消息是爆炸性的,因为美国历史上鲜有白宫高官因为没有任何罪证就离奇死亡的,更何况弗斯特是克林顿从小一起长大的密友,两人一起走过了竞选的种种征途。自杀、他杀?给出的答案是自杀。然而对于这一自杀的定案,许多弗斯特的朋友认为不可能,因为弗斯特为人精明,性格坚毅,一起与克林顿经历过种种磨难,无故自杀实在令人难以理解。你能想象吗?在离美国白宫不到5英里的地方,在美国中央情报局的眼皮子底下,白宫法律顾问文森·弗斯特自杀了。这一切简直是匪夷所思,但却又不了了之了。

  当万塔听说弗斯特突然自杀的消息时,他知道自己的好运已经到头了。他在美国国内的朋友已经出卖了他,或者是其他党派的势力痛恨他的资金和他的立场,想置他于死地而后快。万塔意识到自己可能将面临更为严重的问题,果不其然,他的逃税问题开始浮出水面。美国有关部门宣称万塔的公司逃税, 1982~1988年一共逃税14万美元,存在着作假和欺诈,并以此为理由要求瑞士引渡万塔回国接受审判。这样,在最高级别的安全护送下,万塔被重装押回了美国。紧接着,为了14万美元的欲加之罪,以及何患无辞的所谓欺诈,万塔被判22年监禁。

  事情的发展看起来有些荒谬,但是美国其实最能把十分荒谬的事情变成真理,而且大言不惭地向别人说教。彻底击溃苏联金融市场的美国英雄因为自己人的利益斗争,被送入了监狱。问题到底出在哪里?万塔

    •   事情的发展看起来有些荒谬,但是美国其实最能把十分荒谬的事情变成真理,而且大言不惭地向别人说教。彻底击溃苏联金融市场的美国英雄因为自己人的利益斗争,被送入了监狱。问题到底出在哪里?万塔对于美国政府还... more
  • Click here to receive daily updates